当前位置:首页 祥源茶苑 茶之文化

可遇不可求的品茶五境

来源:本站   发布时间:2016-11-18   被阅读5558次


喝茶除去性情相投的同饮之人和心情闲适之外,一个适当的环境往往能锦上添花,让人回味不绝。就闲适与清净的氛围来讲,大概将其捏成五境,供爱茶之人娱乐。


1.蕉窗夜雨


640


蕉窗夜雨自古是件雅事。这往往是在一个秋夜,天气渐寒,且小雨偏又淅淅沥沥下个不停,人也难免有“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”之叹。此时喝茶,往往是一人独啜,思绪万千。


或是得其清幽,或是孤客一夜不眠,窗前听雨伤感时光飞逝,如此,品茶的心境与秋夜的清幽才能最大展现。故会有“风淅淅,夜雨连云黑。雨滴滴,窗下芭蕉灯下客。”或是“独坐窗前听风雨,雨打芭蕉声声泣”,乃至“冷暖眉间消岁月,清曲罢,几人听?”之叹。


2.寒夜客来


640.webp


“寒夜客来茶当酒,竹炉汤沸火初红。”这是南宋诗人杜耒的诗句,也出现在了齐白石老人的画里。在一个苍山日暮、天寒地冻的冬夜,主人不期有故人来访,于是铲雪融水、引火煮茶。老屋之外积雪压枝,窗外繁星朗月,梅花疏影横斜,老屋之内竹炉里松炭星火,炉上釜内茶汤翻滚,暗香浮动,茶已更换几次,亦不觉无味,二人竟是一夕之谈。


一个大雪纷飞的清晨,千利休披着蓑衣突然造访了薮内绍智。千利休穿过露地,脱掉蓑衣,绍智迎了出来,利休从右边的袖子中取出一个暖身用的暖炉,无言地递给了绍智。绍智左手接过暖炉,同时又从右边的袖子中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暖炉,无言地递给了千利休。如之前所讲,二客曰胜,千利休和薮内绍智的这个传说,可谓此景的一个极致写照。(千利休,1522-1591,日本茶道宗师;薮内绍智,日本茶道薮内家流派的始祖。)


此外,《茶解》也如此说,山堂夜坐,汲泉煮茗,至水火相战,如听松涛,倾泻入杯,云光潋滟,此时幽趣,难言矣!诸如梅花初雪、雪峰梅梦、围炉煮茗、访友初归等景也是同工之妙。


3.石松听泉


640.webp (1)


石松听泉泛指寄情于山水之间的情趣,尤以清爽夏日为佳。自古也不乏于山水之间,在松竹下,临近溪水,拾柴烹茶的文人雅士。试想,新茶才出,或是三五好友,或是只身一人,而后亲自拾柴烹茶,取山泉活水,其水清寒甘冽,与新茶之鲜相得益彰,更兼山间之美景为茶味增色。其喜乐与闲适不言而喻。固有,“寒涧挹泉供试墨,堕巢篝火吹煎茶”,“茶香高山云雾质,水甜幽泉霜当魂”以及“野泉烟火白云间,坐饮香茶爱此山”之趣味。


4.小院闲坐


640.webp (2)


小院闲坐,可独啜,也可三五好友,但不宜过多,否则小院的闲适则破坏了。此时,最好是初秋季节,天朗气清,秋叶初黄,却也不至于太冷,疏篱内菊花盛开,引一二好友,撑一张木桌,品茗闲话;或是春季清明过了,和风日暖,窗外垂杨千万缕,正是莺莺燕燕之时,品茗之余,细赏春日。恰如唐皎然与陆羽饮茶之景,“九日山僧院,东篱菊也黄。俗人多泛酒,谁解助茶香。”与“落日平台上,春风啜茗时”之时。


5.山寺焚香


5


自古,“茶禅一味”。山寺往往环境清幽,有好茶,更不乏懂茶之人。


“天下名山僧占多”,山寺往往多居名山幽处,风景独好。而天下名山往往盛产好茶,僧人诵经之余在山坡种茶,既可自饮清修又可奉客,“山僧后搪茶数丛,春来映竹抽新茸”讲的就是这个意思。而往往寺僧又多讲究,制茶功夫自然不凡,“玉蕊一枪称绝品,僧家造法极功夫”正是此意。


如刘禹锡《西山兰若试茶歌》所云,“幽期山寺远,纤扳石泉清。寂寂燃灯农,相思一些声。”踩着布满青苔的青石板小路,路边或松或竹,风吹来沙沙之声。你独身到寺庙寻茶问道,同寺内高僧谈会,也会多沾些佛门的清净之气。如能得高僧亲自烹茶,即使寺庙破旧却也无妨,只因茶香幽幽,满室生香,而所言内容,令人醍醐灌顶,会心一笑,也是人生乐事了。


然,此情此境从来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如今更是如此。即使遇到,也不会如我们所期望的如此完美。我却认为,如有幸逢此情境,也定会成为“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”直到“肴核既尽,杯盘狼藉”的难忘经历。



上一条:G20来了!你知道这些国家的人都在喝什么茶吗?
下一条: “人间有味是清欢” ——东坡与茶